24小时服务热线:4008-888-888
4008-888-888
案例一类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 案例一类 >
着去年抓到佟文昊的证据会很快解决问题

时间:2018-11-21    点击量:

凉到底了,记得去年他说他转正后每月可以领两三千元,说哪怕用自个儿的工资还,也要把该退的钱退了,可哪里有希望。我压抑气愤问他:“这事儿到底啥时间算个头?你天天上着班,我却每日为这事儿忙着!”我又说:“原想着去年抓到佟文昊的证据会很快解决问题,可却是个骗局!我不知多少次曾想着也来你这儿闹的,给你领导反映反映,可我不愿走那一步!毕竟我们朋友了那么多年!要不,我真的给报社领导谈谈这事儿?看看他们啥态度?”    
    秦兵又同以往这种时候一样,说: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你若真的去反映我也拦不住你。”他顿了下眼光扫过来又转移开提高了声音说:“不过领导可能也不会管这事儿。你也别总拿这话威胁我成不成?”我的声音也大了说:“你让我说什么?你说领导既然不会管,好!我给他们打个电话,看看他们是否真的不管!”他负气地说:“你要反映就直接找领导!”我盯着他愤怒地说:“这是你说的,你别以为我不敢,你既然无所谓了,我更无所谓了,以前你没转正报社不管我信,可现在我还真不信啦?”大厅里走动的人已经开始停下来看我们这边,两个保安也开始往这边走过来,秦兵突然疯了一样大叫:“林笑阳,你以为你是谁了?你来这儿大吵大闹逞啥鸟劲儿?!”我忽地站起身来,甩出巴掌掴他脸,口里说着:“秦兵,你说啥?你他妈算什么东西?”他头往后侧仰去本能地躲过了。不远处的两个保安已经走近离我们这边有四五米远的地方了,我怒视着指着他道:“你欠着钱呢!你倒还急了,走!咱们出去先打一架再说,我不信你还骂人呢?”他站起来摁我的肩膀,收敛了声音说:“咱坐下说,我也是气的,坐下说!咱坐下说!”我气恼着说:“你急?谁不急呀,咱还是出去说吧!在大厅里对你影响也不好,咱们出去打一架也没啥不可!” 我走向大厅外面,秦兵也跟了出来。人们重新开始走动,保安也走开了。    
    在大厅外面的一角站住,我们重新开始谈判纠缠学生的事情,仍旧说不清楚。秦兵绕来绕去又提起刚刚在大厅里的事儿,我气恼地说:“你别说了,在外面你敢说那话非打一顿再说,你别以为谁不敢打?”秦兵说:“我知道我下不了手,打朋友、同学我下不了手!你可知道我老婆曾几次准备找人要……”说到这儿他手机响了,他说单位有事他马上下来,扭头便走。我说:“你是说你老婆认识的黑帮吧!我早听说了,可以呀!不就一条命吗?他们能给我要走?要走一了百了,要不走的话……”我还没说完,他已经走到大厅门口,指了指二楼办公的地方示意着走了,说让我在这儿等一下。我脑子嗡嗡的飞快旋转着,今天的事倒热闹,他终于说出他老婆要找黑帮修理我的事儿,他也越来越比我气儿不顺了!    
    也不知报社找他啥事,或许因为大厅那一幕,他下来后,大家气儿也消的差不多了,我仍旧坚决地让他尽快先准备郝兵上学前的一部分,并让他尽快最好在一个月内退出所有的钱。他答应先找郝兵的钱,至于其他的,他说他今年做了学生之后给我,说今年提前一个月高考,很快就到了。我再次强调郝兵的钱,坚持一个月退完其他的钱!再次纠缠起来,最后仍旧不了了之。
 
 
第八部分第十三章(1)
 
    03/04/10Monday    

上一篇:成功案例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