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小时服务热线:4008-888-888
4008-888-888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来得及,一件一件地办嘛

时间:2018-11-21    点击量:

!可怎么升本哩?”我赶忙说:“来得及,一件一件地办嘛!保准会办好的,要不然哪能收这么多钱!”张行长无奈地说:“但愿吧!我还是那句话,张志学籍档案的事儿只要办好了,我就把那两万给你,当然专升本科还得让你操心!”我心想不就再拖两个月吗!学籍办了就好说了。就说:“没事儿,也只有这样!我可是拿别人的钱给你这边垫着呢!到时候你千万别让我左右为难。专升本的事儿,你不用说我也会负责到底的!”张行长欣然道:“只要能办成,不就是两万块钱吗?再花点钱也无所谓,别的咱没有,钱这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的。最主要是事儿办成!”果然是行长,说话都要粗几分的。    
    心里也有了底儿,程前进退钱的事儿就靠这笔钱了。办好了事儿,找张行长再做些工程或贷款之类的事儿,兴许也没有太大问题。但是首要是事儿办好!我再次开始迁怒于林耀明和赵勇强他们了,事情如果办得顺当,哪还要这长时间去等待煎熬,闲下来了找点事儿做多好。    
    张行长急着回三阳市,说因为孩子张志的事儿,这儿天转战南北,跑了几个省份,也耽误了不少时间,工作方面的事儿有些还等着他去处理!我再次安慰他放心,给他保证我会一直关注这件事儿的进展!他又再次邀请我哪天去三阳市一定要先给他打电话,说文局长那儿是清水衙门,到他那儿他可以尽情款待,想游山玩水还是吃喝玩乐都包了。然后才握手告别。晚上十点半,文局长夫人再次打来电话,反映的情况和张行长说的几乎没有什么两样,诘问我是不是全是骗人的,怎么会一千多人都去上这个学校,而且还有交一万多就可以上的。我把我对张行长那套说辞又对她讲了,并劝慰她尽管放心!当然这些语气更坚定一些,对她的责问更加不愠不恼,更多的含着歉疚!我真不知道事情咋会弄成这个样子,但许多结果几乎我都已心知肚明,不可挽回了,硬着头皮往下走是这个时候最合适的一条路。我不知道这条路会不会再有意外,会不会再有麻烦,也不知道还要走多远!事已至此,她也不再说什么,却给我强调了人情世故脸面关系之类的话,让我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。    
    她平心而论地说:“你也知道文局长是老实人,看着你父亲也都是老实忠厚的人,我跟邢妍丽(我父亲的学生)的关系不错,这样的关系别因为这些事闹得紧张难堪。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感觉你也不错嘛!咋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?如果不是你父亲让邢妍丽来说,谁会做这些事情?你自己好好想想,咱可丑话说到前面,这事儿如果是骗人的,哪怕是别人骗了你!你就直说,我让刘强再补习一年,你把钱赶紧给我退喽,也没啥事!别人我不管,我不能让刘强长大了以后再怪罪朝轩(文局长的名),让孩子想着他舅舅还是个教育局长呢,竟然给他找了这样的学校上?”我当时不知道真晕过头了,还是因为已经想着坚持走下去的惯性所至,仍旧坚持着劝慰她说:“您放心好了,这里的关系我还能不清楚?都是自己人,谁还跑得了!这学校真没有啥问题,收那些钱不就是做这些事的吗?”她说:“你知道就好!别人的事我可以不管,刘强的事我是一定会管到底儿的!”    
    挂了电话,我心里绷紧的神经轻松了许多,但是脑子里却总觉得仿佛一根刺儿在那儿扎着,稍一动就感觉到痛、感觉到它的存在。细想想,哪里只是一根刺儿!那些未了的麻烦太多,一时不知从哪里想起,如一锅浆糊,粘稠而又混杂无序,一片空白又一片混乱。    
   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,思维才逐渐活跃并清晰起来